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工作动态
事业在哪 家就在哪——访旭耀新材料(淮安)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王义翔
时间:2019-09-04

 

留在大陆,选择淮安,接过父辈的“接力棒”并且再创业,旭耀新材料(淮安)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王义翔对自己的事业有着清晰而长远的规划。这位80后台商有着干练挺拔的身材,炯炯有神的目光,更有着实现梦想的激情满怀。在淮安生活了五年,他喜欢这里四季分明的气候,底蕴深厚的人文。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他在奋斗中逐渐实现的事业理想。

父辈创业 吾辈创新

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和畅路99号,偌大的厂区干净气派。一见面,王义翔便热情地介绍起了公司。“我们是从事高新吸收材料研发、制造、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生产型企业,产品是新型环保纸制品(干法纸、厨房纸巾、湿巾),产品主要应用于工业、医疗、家用以及餐饮等场所,外销加拿大、韩国、日本、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

公司是父母一手创办的,如今在台湾仍有产业。作为独生子,继承父业是王义翔的责任和使命。他在台湾读大学,之后去日本深造,学的都是企业管理。2009年,王义翔学成后到大陆发展,一开始选择落户上海,并设立干法纸加工及物流中心。2014年,在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局的大力支持下,他决定将生产中心落户淮安,并以淮安为中心向外辐射、延伸,打造集生产、研发、销售、物流四位一体的营运中心。“一体化的生产过程更容易提升产品品质和稳定性,生产成本上也能够获得一定的优势。”他说。

从开始一砖一瓦建设厂房,到生产线上每一个零件的组装,再到两条生产线相继投入生产,王义翔都在现场亲历和见证。这是自家的公司,更是他施展抱负的舞台。对他而言,经营公司不仅仅是做生意,也是坚持不懈的再创业。“创业和做生意不一样,对我而言,创业是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一个过程,自我满足的同时也意味着一份社会责任和对社会的回馈。”他说。作为“创二代”,他们既耳濡目染着父辈的经营理念,又受到过专业化的高等教育,眼光更加国际化和前沿化。现在,王义翔正致力于把业务从制造业末端的加工不断“向上推进”,直至高端的装备研发和制造。“我们的一条生产线共有4000多张图纸,完全是自主研发、制造、安装,并且获得了应用专利、发明专利。”他介绍说,“自主研发、自主制造,才最符合中国企业精神。”

扎根淮安 打造“样板”

“我们落户淮安,是经历过前期多方考察的。这里历史上便是南船北马的交汇之地,地理位置优越,地质、气候稳定,适宜扎下根来长远发展。”王义翔说。公司原材料主要依靠进口,产品则以出口为主,淮安距离港口不远,陆路运输又十分便利。“近几年淮安的发展日新月异,随着高铁的建成通车,淮安的交通位置将进一步提升。”

选择了一座城市,就是要与它共同成长。“本地化”,是王义翔的目标之一。公司近百名员工,几乎全部是淮安本地人,他还希望能从淮安本地高校吸纳更多人才,一方面为地方就业做出贡献,另一方面也依靠地方的人才支撑促进企业的成长。他说:“不管是人才储备还是卫星厂家的培育,都需要与本地情况牢牢结合。来了,就要适应当地的环境和人文,换句话说,就是接地气。一家企业,只有接地气才能扎根当地,获得长远发展。”

从台湾到上海,再从上海到淮安,王义翔既带来了丰富的工作经验,也带来了更为前沿的视角和追求。不管是生产设备的自主研发、安装,还是“四位一体”运营中心的打造,都是他对自己创业理念的实践。在他看来,当前大陆整个制造业都在向“智造”转变,追求工业化、信息化的“两化融合”,他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走在前列,成为淮安“智造”的样板。

身之所在 心之所属

“在淮安出门打车,我能很快根据口音判断出司机是市区人,还是淮安区人、涟水人。”王义翔笑着说,在淮安生活五年,这里已经是他的第二故乡,说话口音也受到了“同化”。回台湾的时候跟人家说话,不熟悉的人甚至会因为口音问题询问他是不是台湾人。尤其这几年,大陆信息发展弯道超车,互联网经济剧烈变革,最明显的,就是支付方式的变化。“我习惯了在淮安只带个手机出门,到哪里都可以扫码支付,回台湾几次闹得很尴尬,请人吃饭自己不带钱包,到便利店买东西结账也掏不出钱来……”他笑着回忆自己的“囧”事,“说实话,我现在在台湾待不到两周,就想赶紧回来,一个是放不下公司的事情,习惯了淮安的生活,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喜欢淮安的气候,四季分明,不像台湾那么湿热。”

王义翔喜欢淮安的天气,不过淮安的天气也给他带来过烦恼。“四五月份的时候飘杨絮,尤其我们周边有一大片杨树林,而我们的生产对环境的洁净程度要求又特别高。”他说。在一次会议上,他向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领导反映了公司的困难。没想到,在领导的安排协调下,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政府对企业发展的重视和办事效率,为公司的发展提供了坚实后盾,也让我们对这座城市好感和信心倍增。”

今年刚刚成家的王义翔,在水渡口附近买了房。妻子将过来与他共同生活,父母也时常来小住。“我爸妈特别喜欢坐有轨电车到淮安区去逛周恩来纪念馆、河下古镇,走累了,就找个小馆子吃吃饭。”王义翔说,淮安不愧是美食之乡,饮食文化历史深厚而且发达,路边随处一个小饭店,做出来的饭菜都非常好吃。“还有美酒,我有时候回台湾,会带些淮安的今世缘酒回去。”他说。自己不是很懂酒,但是喝过今世缘酒的亲友们都赞不绝口,而且包装也非常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带回去送人,自己也很有面子。

“我们这一代人不像父辈那样有深厚的‘家乡情结’,此心安处是吾乡,我已经习惯了淮安的生活,而且淮安有我的事业,所以也算是我的家乡了。”王义翔期待着,将来有了孩子,就让孩子在淮安上学,等他长大了,再自己选择“飞”去哪里。而自己则着眼于当下,做好每一件事,“把这里当作一个家园去打造,我想这就是我所体会到的归属感。”